晚秋

这座城市秋天眨眼就过去了

冬至欲来

很久很久说

那时候我想了什么

那时候我说了什么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

太空三部曲 - 上帝的脸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也不会忘记今天早上最后一次见到他们

那时他们正准备上路

挥手告别

"挣脱大地粗暴的束缚,去触摸上帝的脸"

行者的背囊

迢长路远

行者匆匆

不断获得

不断丢失

不断重拾

在空中

在秋天

在远方

在空中

在梦中

站好最后一班岗

今天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站好最后一班岗

后摇

想要做坐火车去一个更远的远方去流浪

然而目的地并不重要

我只是想重温那种稍纵即逝

从繁华到荒蛮的感觉

重新感觉一段相比人生简短了无数倍

却折射人生缩影的旅途

也只有在拥挤而千篇一律的车厢内

才格外珍惜窗外的每一寸风景

萤火虫之墓

她再也不会醒过来,再也不会

1945年9月21日夜里,那是我死去的日子

安然无恙

愿你安然无恙

The Scientist 的情感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No one ever said it would be so hard

I'm going back to the st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