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00 / 00:03:20

一段旅程

要从工作 5 年的公司离开,10月13 日 lastday。即将迎接下一段职业生涯,觉得得留下点什么,洋洋洒洒写了一篇,最后看下来太过理性了,这工作 5 年太多理性的处事风格让自己遗忘了最初感性的部分。

所以又重新写一篇感性的部分,告诉自己没有忘记这些心路历程。

当初进这家公司的时候,是看中了它主营业务的发展前景业务各大创新部门不断萌芽的发展的前景。机缘之下,许多创新的部门早已失去的踪影,而恰好自己无意中选择的这个部门反而在战乱的星火下得以延续。这才有了这 5 年的职业生涯。

或许正是因为这家公司的壮大吧,当年互联网的明日之星,同样吸纳了许多志同道合的人加入进来。这个初创部门小而美,很累很充实,所有的仗一点点打。

所有人背靠背扛枪打仗,嘴上骂着再也不干了,却一次又一次坚持了下来。打了两年到18年,我们仍然还在创业一般的氛围中,许多人开始怀疑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一度我也陷入了这种怀疑之中,质疑周边的一切,质疑组织,质疑业务。不断的有人离开让自己更加的质疑。

随着组织人才的流失,团队发生了许多的改变,而恰好我也面临的家庭的巨变,心态跌落到了极致。当时只想打完最后一场仗就跑路,也许自己当时是最佳人选,收到了许多外界的鼓舞,更多是来自新上任上级的鼓舞。

鼓舞的力量真的很大,最终我们打赢了这场仗,迎来了新的机遇,成为了团队的 “临时” 负责人。为什么是临时呢,因为我们都需要去证明自己是合格的。

这样新的机遇和挑战激发了自己内心的使命感,驱动着自己去做的更好,每天提醒自己要对每一个人用心负责。在学习成为团队负责人的时候,要接受许多和自己想的不一样的事情发生,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学习到最大的地方就是 “克制自己”。

以此为起点,在成为管理者的路上,愈发的孤独。

当我们是个体的时候,可以自由的成为自我,产生的结果无非是外界的评价而已,无关责任。而当我们成为一个团队的负责人的时候,“负责” 二字也意味着肩膀上的重担,对人,对事,对结果都需负责。

正意味着要对组织,对整体负责,所以视角逐渐的要变成团队视角,甚至更大的组织视角。

当你成为团队负责人,你注定留给团队成员的是背影,因为你永远面朝前方,带领团队前行。所以曾经能在一起无话不谈的兄弟朋友,因为你的转变,因为你的权利,会逐渐有隔阂。

你的决策逻辑是团队的最优解,而团队成员的决策逻辑是他们心中的个人最优解,口中的团队最优解,且无需负责的。

例如淘汰一个人,你的目标永远是在剩余阶段如何挖掘这个人的最大潜力,给予最大包容空间让其证明自己的价值。而团队成员会认为你要求他们严格,对一个不符合团队标准的人却拥有极大的容忍度。你可以去解释,但会带来更多的解释成本。

例如绩效和调整薪资,你会在背后去努力帮助争取那 1%,但有限的资源下仍然少的可怜,从团队中得到的结果反馈上必然带来许多新的负向心理。

例如团队加班很累,你希望可以找个机会让团队放松,但是业务的压力又源源不断。但是你的责任就是支撑住这份业务压力,因为从管理层来看,这就是你的价值。这种选择题的唯一选项就是 “务必支撑好业务”。因为一旦你当下内心任由内心的泛滥,选择了放松团队引发了业务出问题,那么管理层就会质疑你的价值。

一旦团队质疑你的价值,就意味着团队的保护伞已经被摇摆 —— 如果你保护不了你的团队,那么你的善良再多,也一无是处。

所以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是 “务必支撑好业务”,这也就意味着你无法让团队放松 —— 这又与你的善良相悖论。

同时你的缺陷会被放大,决策的逻辑会被人找漏洞。程序的世界由 01 填充,而组织问题是抽象问题,抽象问题上,从来不是非黑即白。

这种无论外界的负重,还是内部的不理解,会持续加重这份孤独感。

但是,这些问题我们仍要直面,因为你唯一负责。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仍要保持前行。

持续前行,迎来了 20 人的管理范围,又迎来了 30 人的管理范围,按照自己的逻辑构建了领导梯队,然后更加的孤独。

新的领导梯队中会产生新的负责人,他们也会衍生自我意志,某些情况会与你对抗,但是我们也不能去压制这种情况,因为同样的,我们需要给到这些新任管理者相同的空间和包容。更主要的,我们不能抑制他们的创造力。

这份孤独会常伴,你无法让所有人都满意,也不会每个人都会让你满意,要学会和它共处,颇有悲情的英雄主义气质。会有更多的人无法理解你,也会有更多的人从行动上认可你。

再后来,已经意识到这份职业生涯的阶段应该结束了,是时候去启动下一份职业生涯的阶段了。更主要的,我需要直面自己重启的勇气,以及让这些优秀的管理者能更好的站出来。

所以当一切愈发顺利之中,我选择了后退,把舞台交给这些新培养的管理者。这是一个轮回,让更多优秀的同学去体验,让每个人都学会如何与这份孤独感共处。

我总是会怀念最初来到这里的样子,但是我明白它再也回不来了,不是这里变了,而是我变了。

写于 2021-10-12 02:13

 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