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00 / 00:04:13

一无是处

小学的我很贪玩,跟着调皮捣蛋的大哥哥努力学习的调皮捣蛋,不过在学习上仍然会假正经许多,毕竟在家人古板的思想前,成绩单上的成绩意味着你将来会有多大的出息。

那时候有一位女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很严格苛刻的那种,在学校属于优秀老师,教出来的班一直是学校的重点。老师经常在课堂上罚许多成绩不好或调皮捣蛋的学生,曾经有一段时间偷偷摸摸不写作业,被老师狠狠的揍过一顿。头上顶了个大包,回家和奶奶聊天说到头上的大包还被奶奶笑了一顿 —— “不写作业,该打”。

后来某次冬天吃东西拉坏了肚子,老师知道后把我带到办公室,办公室里全都是老师,让小小的我十分紧张。老师给我倒了一杯热水暖着肚子,让我披上她的衣服,老师在一旁批改作业。完了之后和我聊过许多关于学习上的事情,很难得可以见到老师不会板着脸的一面,老师说你学习上还是有点偷懒,应该再努力一点,调皮捣蛋的孩子都是机灵鬼,稍微用点功就能学好了,还有下次不要乱吃零食了。

出了办公室,调皮的我仍然很调皮,仍然喜欢吃那些垃圾食品,只是后来她的语文课,我一直很努力。

后来学校方面和别的学校因为政府调动做了一些合并,老师被调走,换了一个从他校转过来的语文老师。

新的语文老师讲课风格迥异,而贪玩的我随着长大越发的躁动不安。新的老师后来部了一道作文题,让写身边的一位小伙伴。我兴致匆匆用第三人称的视角写下这位小伙伴 —— 我自己。后来老师上课随机点名让同学读自己写的文章,点到了我。我十分紧张的站起来,在大家面前埋头朗读了自己的文章,读完之后老师让我坐下。说:上一任老师说你作文写的很好,不过从你这篇来看,写的一般般。

后来一直到我小学毕业,我都是语文的差等生。

上了初中,青春期的我更加不务学习的正业,每天吊儿郎当,上课传纸条,拿着 MP3 听歌,打游戏。成绩一落千丈,而父亲怒揍了几顿,在父亲的威严之下,成绩稍微爬上去一些。那一段时间在家人面前,成绩大于天。

到了初三,我也觉得应该要学好了,每天开始努力学习,和家人说要买课外练习资料,结果家人一致不信任我觉得我不可能突然想要去学习,在家人陪伴下去买学习资料,家人说我根本不可能做练习题,所以不用买太多。

那段时间十分努力,从成绩倒数开始冲刺,随着考试临近,后期每个班级都是以各种做模拟试卷来提升成绩,由于我每天深夜的攻克,加上对数学有着一些兴趣,数学成绩上突破十分惊人。

某一次数学模拟考试结束后,数学老师在课上说这次考试题目比较难,只有几个学生考上了 100 多分,然后开始点名让这些学生领试卷,没想到这次考上 100 分里面的人里竟然有我。身为差等生的我,考出了全班前几的成绩,我犹如天降大礼,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每天刷题到深夜的努力没有白费,兴致勃勃的上去领试卷,到了讲台,老师看着试卷,说 "你这次的成绩有点 ... ",然后摇了摇头。

我郁闷的拿着试卷坐回了我的座位,班里的优等生都带着嘲讽的眼神看着我。

那之后我每天回家仍然还会刷着数学题,只不过不会再刷到深夜不知疲倦了。

化学和物理是一门很神奇的课,只不过我的物理学的一直不太出色,而化学在每晚的刷题中进步还是可观的。有进步自然会给人信心,每天化学课上我也是比较活跃的那位,化学老师是一位一脸严肃的大叔,上起课来讲的十分乏味,讲话一顿一顿。而活跃的我,总喜欢化学老师在讲话一顿的时候,接老师的下半句。也许是一种互动心态吧,大家都不会枯燥。只不过有一次接话,声音太大,而被化学老师点名站起来,然后拧着我的耳朵,跟我说你下节化学课不用来上了。

过了一周,下一节化学课的时候。认真的我拿着笔记本和化学书,在教室外像小丑一样站在窗户边,听着化学老师的课。班主任途径教室,问我说你怎么站外面了,我说上节课被老师罚下节化学课不要上。班主任没说什么,就走开了。

在那节小丑课之后,我的化学成绩再也没有起色,并且十分讨厌化学课。

也许是我给人留下的印象太差,加上我确实调皮捣蛋。上高中被父亲送去封闭式学校,父亲再也不相信我会努力。每次过年家里亲戚会各种攀比我的家小孩今年考试如何如何,以后准备做什么。而我的父亲总在一旁训斥,说我家小孩,这辈子也有这样了,读书也没出息了。

那段时间我很害怕家里亲戚会当着我的面问父亲,你家孩子现在怎么样啊?

父亲一脸嫌弃的摇摇头,摆摆手,说 “他这辈子就是一个废物了”。当然许多时候,我都会想着父亲是为我好。

我和父亲在激烈争吵中问过父亲,我在你的眼里难道就是这样的一无是处?父亲说你这辈子就是没出息,我真是养了个废物,还是逆子。

随着时间渐远,工作的我和父亲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许多当年的争吵也淹没在时间的河流里,只是我和他的关系,似即若离。过年回家,父亲问我现在工作怎么样,我都会说勉强混口饭。

天知道我在编程上下了多大的功夫,才能在新手面前被称为"前辈"。

随着工作能力的成长,遇到过很多技术上有待成长的同行,也有幸帮助他们解决过难题和指导过技术方案。

在他们质疑自己的眼神中,我总是会和他们说:你现在这样做很不错,也可以尝试把你们的思维转换一下,你现在在某些技术点上存在一点不足,可以尝试去突破。

我相信鼓舞的力量。否定一个人只会让他更消极,而鼓舞一个人则能让他成长的更快,更有信心 —— “是的,你没有做错,你做的很好,只是更努力一点会更好”。

 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