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00 / 00:03:59

很久很久说

下班后在一家理发店剪头发,匆匆忙忙就上去洗了头等待剪发,再一看旁边 —— 原来这家店已经准备关门了。听着店里的员工在聊天,得知他们准备下班出去。给我理发的小哥让他们先去玩吧,他随后就到。然后安安静静的给我剪头发,没有闲聊,没有推销办卡,没有愤怒和无奈,一脸平和和安静。

我心里十分过意不去,觉得耽搁了人家的快乐时光。因为我能够理解可以下班去狂欢却被拖住的感觉,也曾兼职过这么一段日子。

坐在那里,看着剪刀挥舞在头发之间,看着碎发。恍惚回到了许久以前,我认识的一群人,他们忙碌的身影,我们欢笑,我们烦恼,和现在不一样的生活。

时间过了有多久呢?

上一年旧地重游,远远的看着曾经共事的人,我没有上前去打招呼,只是从他们身边路过。感觉时间过的不久,却足以让我们忘记许多曾经的面孔,从身边路过,看见这个人的侧脸,熟悉的感觉浮上心头,却难以认出这个人,这段历史。

小时候的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迷茫的你又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成人礼过后的你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经历许多挫折和洗礼后的你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当你渐行渐远,未来是什么样的人?

我记得遥远的自己,在课堂上看着窗外的篮球场下,飞跃着许多的身影。那是一个燥热的课堂,头顶上的风扇闷骚的转动。后面坐着一个女孩,我找她借来笔记本,偷偷在后面某页写下 "我喜欢你"。纸条在课桌间传递,老师口沫横飞。那时候未来名状模糊,我还从未想过自己要成为谁,会成为谁。

那时候我想了什么?那时候我说了什么?那是很久很久以前。

我认识一个姑娘,网名叫"很久很久说",我觉得这个网名,可以阐述许多难以表述的感觉。

 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