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00 / 00:03:23

清明

今天清明节,外面的天空被乌云压的阴沉沉的。

记得小时候,家人总会在清明节左右回老家上坟,穿过一座座坟头,年幼的我完全不知道土里究竟长眠了谁,只记得天空总会下起江南的绵绵细雨,雨中的自己淋的一身舒适。

很喜欢那个清明,因为要去曾经爷爷辈居住过的地方,还会去一个个我不认识的人家,和爷爷奶奶们去拜会他们的老友,总会收获一些好吃的零食,堂哥堂弟都会在一起闹腾着。

爷爷奶奶后来居住的地方是在一条河边的丛林里,从爷爷奶奶家里出门走一段无路之路,到河的另一边,也会看见一座座的祖坟,我们称那里为坟山。

那时候的自己太小,总是会去坟山附近的乱石里面玩捉迷藏等,踩过一个又一个坟头,阴雨天躲在一些有挡雨的墓碑下,许多的玩伴我已经忘记,只记得一座座曾经踩过,躲过雨的坟墓。

老家迷信,相信人的灵魂会迷失在外面。

有时候孩子自己出去溜达玩耍了一圈,突然就浑身不舒服,发起高烧头晕乏力,就会让孩子睡在床上,请这一方面有研究的老妪给看一看。觉得是灵魂迷失在了外面的话,就会用生米浸上白酒,用布包起来,放在枕头下。然后用碗接上清水,放在桌子上,碗里插上一根筷子,筷子会屹立不倒。这时候家人出去,去孩子今天溜达玩耍的地方,一路喊着乳名,叫孩子快点回家吃饭,等孩子的灵魂回家了,筷子自然就会倒下,高烧很快就会褪去,筷子倒下的方向,就是孩子的灵魂迷失的方向。

小时候有一天出去玩耍,结果晚上回家发烧。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奶奶就用布包起来的被白酒浸过的生米,放在我的枕头下,我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只闻见枕头边白酒的味道真的好香,然后奶奶就出门了,听见奶奶从门口开始一直喊我的乳名,叫我回家吃饭,奶奶的声音渐行渐远,一点点淹没在黑夜里,而我躲在被窝里浑身瑟瑟发抖。

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见筷子倒下,过了一会儿,奶奶就回来了,看了看筷子的方向,说我今天去坟山那边玩,魂丢在了那里,现在好了,孩子终于回家了。然后我很快就会好起来。

很难解释这个习俗,也很难去诠释这种高烧突然褪去的感觉。人的灵魂是否真的如此?突然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就轻轻的被抛下,连自己也不知道。没有遗弃的伤感,没有悲伤的别离,没有惆怅的挽留。

而如今转眼多年,有些事,有些人渐行渐远,还有谁会在黑夜的远方,轻声呼唤迷失的你,指引你归来的方向。

后来的自己一点点的长大,搬家之后,偶尔也去那座坟山再看一看,那里杂草丛生,隐藏在被世界遗弃的角落里。我不会再踩着坟墓,而是敬拜着这些坟墓,我总觉得,长眠在下面的人,像慈祥的长者,一点点看着我成长到今日,也许他们也满心欣慰吧。感谢这一场寂静的陪伴。

人说清明烧的纸钱,灰烬吹去的地方,就是逝去的人到来的方向。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