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00 / 00:04:19

匆匆

回家路过一座城市,终于和离别了许久的挚友再见。

和他谈论了这几年彼此缺席的生活,在南方的冬夜里吃着火锅,在热气中唏嘘,我们之间许多习惯彼此都已经改变。点烟的时候他说自己也有新的习惯,每次新开烟盒,也会倒插一根许愿烟。也有人像问我一样问他:“这根烟是什么?”他总是回答好玩而已。他还是那样的不羁。

我们之间几年漂离,很庆幸一如往日。他向我倾诉了很多他内心的秘密,我说和他在一起一直很舒服。他说因为我一直在说啊,你不需要干啥,只需要“嗯嗯嗯,对”就可以了。我总觉得自己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总是很情愿去倾听别人说很多的事情,想要和别人感同身受。

多么难得的搭档,有人倾诉,有人倾听。我们彼此都十分的珍惜相处在每分每秒,难得的共识,难得的相知相惜,难得的知己。他说走过这么多路,还是你最懂我。

我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什么才算懂得”?

以前和挚友也讨论过这个问题,当时将这个问题和挚友互相抛给对方,不了了之。那段时间都很抱憾没有知己可以了解自己的内心。可相隔了这么久,再回首才发觉,这个问题从来不该问他人,其实答案在于自己愿意把真实的自己展现给别人多少,愿意倾诉多少。真正的懂得,是你愿意让两个人的心有多近。于是那天夜里,我们畅谈到了凌晨03:00。

我从未觉得自己如此的真实,心理寄居了太多的魔鬼和秘密,都倾泻在他的耳边。

第二天匆忙的我们就要各回各家,我送他到了车站,他坐上了车。我站在阳光下,看着这辆车,想了很久很久,他问我走了么,我说我还在车背后,他有“你脑子有病吧”,我哈哈傻笑。我想我们都应该清楚,我们下次又不知何时再能相见,我们都是别离后擅长相忘于江湖的人,所以只能很珍惜当前的每一秒,每一次心跳。

夏秋冬,有多少需要珍惜的人和事物。

送走他之后,小憩的我再度踏上归程。回家后,对于一个心里没有归处的人来说,这里早已不适合我来怀旧。每个人都太繁忙,自顾自的生活,没人等待你的情怀。

家里的阳光一如既往的充斥着南方的暖,我总是坐着什么也不想说,感觉时光一点点的流。

回家的一条小道边,住着一位老人,每次走过那里,我都会很刻意想去窥探门内的秘密。以前很喜欢去那位老人家里坐一坐,照顾他孤寂的心灵——他的家人都漂泊在外,老伴也已过世,每天自己一个人善待着自己。我总是尽一个陌生人的好心,去花点时间陪伴倒数生命的他。很害怕某天再走过这条路,却发现他也不在这里了。

周边还有一些老人已经离世,我从未道别过。只是一次久远的漂泊,再回这里,那些人就不在了,永远都不会再见了。

我是一个不擅长道别的人,从未做好道别的准备。所以有时候,看起来很难接近,很难成为别人的朋友,因为自己总是害怕一份情感寄托出去,到了别离的那一天会特别的难过。我害怕别离,这是一种失去。正是这种想法,让我总是很珍惜,有时候会尝试去包容一些的事情,因为想到了一天真的失去,会发现这些事情都不重要。这或许有些病态,我知道。

回家之后的自己总是患得患失,心里牵挂着千里之外的人。去到哪里都觉得一切很好,如果那个人也在,那就更好了。我的命中失去了太多,很害怕再失去这个牵挂的人。未来迢长路远,能做的,只是无比的去珍惜。好好的回想了上一年发生的事情,遇到的人和磕磕绊绊的事;像《香草天空》的一场梦,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我怕有一天会有人告诉我,这是一场梦,你现在应该醒过来,当然这意味着你会失去这一切的美好。

春夏秋冬,又有多少需要珍惜的人和事物。

假如再也见不到你,祝你早安、午安、和晚安。

 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