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00 / 00:03:32

听·说

终于部署和上线了这个网站,埋头做了好久。

我和一坨好友携手做过一个不像网站的网站,当时一群年轻的技术狗讨论了许久,拍着脑门定下了那个网站,大概是个内容发布平台,类似于新浪微博,敲定项目的那天开始规划整个网站的设计,每个人分工协作,各自去打造那个网站的每个角落。大夏天,所有人汗流浃背的讨论着方案,我们投入着12分激(基)情,那一刻我的内心深感欣慰,虽然当时我们所有人的技术在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一群渣渣。

时间总是对的,会把很多的事情洗的干净,它总是善于考验着一切 —— 一个充满热情的夏天过后,飘来了一阵零落的秋风,激情渐渐被风干,我亲眼看着小伙伴一个个从项目中抽离,只剩下我和f坚守着,深夜里,我和他打着游戏,再对着代码。

f问我,说你有没有想过放弃?我说或许是我亲眼见证也经历了它从无到有,虽然它做的跟一坨翔一样,可是我还是想要做出它来,有一天你也会走,剩我一个人,我还是会继续下去。

后来我送走了f。

那个项目只剩下我一个人,听起来略有孤苦,所以我变得看起来越来越繁忙,自然而然就搁浅了那个项目。

日子被煮的有点淡,故事总得继续讲点什么。

我还认识一些人,比如pinkfly和h。pinkfly、h都是喜欢攒歌单的人,恰好我也是,于是三个人成了狐朋狗友,我喜欢饱满而又温情的曲调,h偏爱各种摇滚DJ电音,而pinkfly则是一个看起来怀旧的人。

h总是躺在床上播放很多很多首歌骚扰着我们,而pinkfly总是默默的戴着耳机沉沦在自己的世界,我呢,则被各种风格不搭成吨的旋律给轰炸着。不过还好,我是一个愿意被各种风格的音乐轰炸的人,例如我总是会听路边的音乐,像个窃听者,希望盗取到自己喜欢的音乐。那天路上,听到一首歌,很是喜欢,只是从未听过。回去了之后问了下pinkfly,哼出了旋律,他当场给我翻出了那首歌。

那时候我才知道他的歌单真是分分钟秒杀我。

送走了h之后,和pinkfly在道别前夕,我让他推荐点歌给我听,他推荐了好几首,我现在一直在听。

人这一生,需要经历许多的事情,可回过头来,记忆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断片。我一直感觉,这些被遗忘的记忆虽然搁浅了许久许久,然而某个暖阳午后,在一段嘈杂的人群里,随机到的一首老歌,总能找到当初的那种感觉。

后来的我也开始听摇滚DJ电音和那些较为怀旧一些的音乐,我总是能在一些歌里找到h的影子,总能翻阅到pinkfly的气息。很多人离别了许久,才想起好像并未好好道别过,曾经约定过的几年后不聚不散,随着时间的脚步一点点被放生。后来我又听到了许多好听 的旋律,或者又听到了曾经那一段时光里被单曲循环到烂耳的歌,异常兴奋的想要和身边的人分享,却发现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不会再静下心来听你说什么。

于是我又想起了那个未完待续的网站,不过我并不想要再继续,它充满了稚气,我不忍撼动。我在它的主题上,做了许多改变,借以它的一点名义,从头打造了一个全新的网站,在每个夜晚,默默的开发着,尝试着和摸索着。

现在已经没有人问我“你有没有想过放弃?”,我心里却一度想要放弃。我希望在这个网站里收获一些技术的成长,开发中确实收获了不少,可是它是否值得我继续下去?

前些日子,一个久未联系的姑娘突然给我留言,说“因为歌我记住了你,你可别哪天就让人忘记了”,那一刻突然觉得应该继续下去。

想起了那个未完待续的网站,想起那些尚未来得及道别的人,想起那些虚妄的日子。我听了好多好多首歌,却发现听的最多的还是歌单里珍藏许久的那一些,它们刻录着我内心的许多故事。

那个网站的名字叫做Ta说,现在你们听说了它的故事。而这个网站名叫“听说”,借以“Ta说”的名义,被我亲手打造出来。

我听说过一些故事,觉得讲起来过于单调,于是放上一首好听的歌,让整个故事,恰到好处。

又是凌晨02:00。

 626